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飞马流星的博客

游走在美丽的大潮汕

 
 
 

日志

 
 

永恒的纪念  

2015-09-03 00:21:03|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恒的纪念》 北方的树叶红了 血色染晕了一群苍鹰 风沙里有刺刀在碰撞 那声音冰凉  
汉子躲在壕堑里喘气 想着 今早 媳妇要上轿了 她将带来我的一生 还有巫婆的一沓纸钱 老汉掏出腰里的匣子 那是他的命根 自从村外来了东洋人 他关了酒窖,别上匣子 醉熏熏的走入枫树林 从此 雪白 血红  
你的家 在松花江边么 虎生喃喃地问 昨夜的狼 叼走他一支脚 他梦见娘的窝头蒸熟了 然后奋力起身 把刺刀投了出去 从此 睡在娘的怀里  
高粱红了 连长说冲吧 我在前面 他倒下了 团长说冲吧 我在前面 他倒下了 师长挥起了砍刀 那是卡宾枪之后 全军的希望  
老汉昨夜又做梦了 邻村的小寡妇朝他走来 老汉说 他闻到她炖了小鸡蘑菇 真的 那个香啊 小子哎 给老子报仇啊 给老子报仇 那瓶烧刀子 你享福吧  
班长接过那瓶老龙口 喝到了喜烽口 后来 他揣着那酒瓶 也倒了 醒来时 后背粘着黄土 前面有一条大河 传令兵说 昨个黑夜里 炸了花园口  
黄河睡了 花园口的巨响可没让它惊醒 潮水静静地 改了东流的道 你向它敬礼了  
在南下的火车上 你说 十万青年十万军啊 你说  
耄耋之年的一个黄昏下 你说 那雨 下了半年 你走了半年 终于看到高黎贡山啊 知道么 一吋山河 一吋血 树是绿的 河水也是 你的家在东北么 那里有丰富的宝藏 还有 祖宗的河山  
山路上的闲聊 是想寄存心底的惊惶 滇西 我来了 因了他们 都倒下了 班长说 娃子 你多大 十万青年十万兵么 你说 然后发给你一双草鞋 三斤炒面 军号吹响了 你还来不及闻一下 炒面里那一阵熟悉的泥香  
松山啊 我来了 那天下雨了 七十年前的那天 也下雨了 你说 雨啊雨啊 去吧 去吧 我的小葛顿南啊 你叼着妈妈的奶头么 一颗子弹从树丛中飞来 你又向前走了一步 排长吼破了嗓子 你还是走出去了 你是无路可退的啊  
东洋人 已打到西边来了 排长说 我操你狗日的 也倒下去了 那天 也下着雨  
密支那 我来了 我们全都来了 撑着川西的油纸伞 和一杆枪 扔掉了冒烟的一根枪 留下怒吼的一根枪 我来了 我来了 腾冲城 我来了 司令官  
我来了 营长 我来了 团长 我来了 师长 我来了 老班长 我的老班长啊我的老班长 尤广才 到 陈福生 到 张永龄 到 赵振英 到 立正 敬礼 举起你的手 举起你十三亿只手啊 向他们敬礼吧 向他们敬礼吧 向他们敬礼吧 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